「史達祖」詩詞全集(115首)

1

《鷓鴣天·睡袖無端幾摺香》

睡袖無端幾折香。有人丹臉可占霜。
半窗月印梅猶瘦,一律瓶笙夜正長。
展開全文
情艷艷,酒狂狂。小屏誰與畫鴛鴦。
解衣恰恨敲金釧,驚起春風傍枕囊。
收起
2

《鷓鴣天·御路東風拂醉衣》

御路東風拂醉衣。賣燈人散燭籠稀。不知月底梅花冷,只憶橋邊步襪歸。閑夢淡,舊游非。夜深誰在小簾幃。罘罳兒下圍爐坐,明處將人立地時。
3

《鷓鴣天·搭柳闌干倚佇頻》

搭柳欄干倚佇頻,杏簾胡蝶繡床春。
十年花骨東風淚,幾點螺香素壁塵。
展開全文
簫外月,夢中云,秦樓楚殿可憐身。
新愁換盡風流性,偏恨鴛鴦不念人。
收起
4

《鷓鴣天·雁足無書古塞幽》

雁足無書古塞幽。一程煙草一程愁。
帽檐塵重風吹野,帳角香銷月滿樓。
展開全文
情思亂,夢魂浮。緗裙多憶敝貂裘。
官河水靜闌干暖,徙倚斜陽怨晚秋。
收起
5

《雙雙燕 詠燕》

過春社了,度簾幕中間,去年塵冷。差池欲住,試入舊巢相并。還相雕梁藻井。又軟語、商量不定。飄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開紅影。
芳徑。芹泥雨潤。愛貼地爭飛,競夸輕俊。紅樓歸晚,看足柳昏花暝。應自棲香正穩。便忘了、天涯芳信。愁損翠黛雙蛾,日日畫闌獨憑。
6

《綺羅香 詠春雨》

做冷欺花,將煙困柳,千里偷催春暮。盡日冥迷,愁里欲飛還住。驚粉重、蝶宿西園,喜泥潤、燕歸南浦。最妨它、佳約風流,鈿車不到杜陵路。
沉沉江上望極,還被春潮晚急,難尋官渡。隱約遙峰,和淚謝娘眉嫵。臨斷岸、新綠生時,是落紅、帶愁流處。記當日、門掩梨花,翦燈深夜語。
7

《蝶戀花·二月東風吹客袂》

二月東風吹客袂。蘇小門前,楊柳如腰細。胡蝶識人游冶地。舊曾來處花開未。幾夜湖山生夢寐。評泊尋芳,只怕春寒里。令歲清明逢上已。相思先到濺裙水。
8

《臨江仙·草腳青回細膩》

草腳青回細膩,柳梢綠轉條苗。舊游重到合魂銷。棹橫春水渡,人憑赤闌橋。歸夢有時曾見,新愁未肯相饒。酒香紅被夜迢迢。莫交無用月,來照可憐宵。
9

《臨江仙·倦客如今老矣》

倦客如今老矣,舊時不奈春何。
幾曾湖上不經過。看花南陌醉,駐馬翠樓歌。
展開全文
遠眼愁隨芳草,湘裙憶著春羅。
枉教裝得舊時多。向來簫鼓地,猶見柳婆娑。
收起
10

《菩薩蠻·梨花不礙東城月》

梨花不礙東城月。月明照見空蘭雪。
雪底夜香微。褰簾拜月歸。
展開全文
錦衾幽夢短。明日南堂宴。
宴罷小樓臺。春風來不來。
收起
11

《菩薩蠻·唐昌觀里東風軟》

唐昌觀里東風軟。齊王宮外芳名遠。桂子典刑邊。梅花伯仲間。籠茸鎪暖雪。瑣細雕晴月。誰駕七香車。綠云飛玉沙。
12

《菩薩蠻·廣寒夜搗玄霜細》

廣寒夜搗玄霜細。玉龍睡重癡涎墜。斗合一團嬌。偎人暖欲消。心情雖軟弱。也要人摶搦。寶扇莫驚秋。班姬應更愁。
13

《浣溪沙》

不見東山月露香。姚家借得小芬芳。亂鶯隨趁過宮墻。香珀碾花嬌有意,綠茸繡葉澀無光。御封春酒幾時嘗。
14

《賀新郎·花落臺池靜》

花落臺池靜。自春衫閑來,老了舊香荀令。酒既相違詩亦可,此外去沈夢冷。又催喚、官河蘭艇。匝岸煙霏吹不斷,望樓陰、欲帶朱橋影。和草色,入輕暝。
裙邊竹葉多應剩。怪南溪見后,無個再來芳信。胡蝶一生花里活,難制竊香心性。便有段、新愁隨定。落日年年宮樹綠,墮新聲、玉笛西風勁。誰伴我,月中聽。
15

《賀新郎·綠障南城樹》

綠障南城樹。有高樓銜城,樓下芰荷無數。客自倚闌魚亦避,恐是持竿伴侶。對別浦、扁舟容與。楊柳影間風不到,倩詩情、飛過鴛鴦浦。人正在,斷腸處。
兩山帶著冥冥雨。想低簾短額,誰見恨時眉嫵。別為清尊眠錦瑟,怕被歌留愁住。便欲趁、采蓮歸去。前度劉郎雖老矣,奈年來、猶道多情句。應笑煞,舊鷗鷺。
16

《賀新郎·鵲翅西風淺》

鵲翅西風淺。乍疏云垂幔,近月銀鉤將卷。天上應閑支機石,前度芳盟誰踐。便好織、回文錦獻。乞得秾歡今夜里,算盈盈、一水曾何遠。寧不會,暗相見。彩樓吹斷閑針線。想幽情嫩約,別有蘚庭花院。青鳥沈沈音塵絕,煙鎖蓬萊宮殿。漸木杪、參旗西轉。不怕天孫成間阻,怕人間、薄幸心腸變。又學得,易分散。
17

《賀新郎·同住西山下》

同住西山下。是天地中間,愛酒能詩之社。船向少陵佳處放,塵世必無知者。暑不到、云宮風榭。楚竹忽然呼月上,被東西,幾葉云縈惹。云散去,笑聲罷。清尊莫為嬋娟瀉。為狂吟醉舞,毋失晉人風雅。踏碎橋邊楊柳影,不聽漁樵閑話。更欲舉、空杯相謝。北斗以南如此幾,想吾曹、便是神仙也,問今夜,是何夜。
18

《賀新郎·西子相思切》

西子相思切。委蕭蕭、風裳水佩,照人清越。山染蛾眉波曼睩,聊可與之娛悅。便莫賦、湘妃羅襪。怕見綠荷相倚恨,恨白鷗、占了涼波闊。揀涼處,放船歇。道人不是塵埃物。縱狂吟魂魄,吹亂一巾涼發。不覺引杯澆肺渴,正要清歌駭發。更坐上、其人冰雪。截取斷虹堪作釣,待玉奩、今夜來時節。也勝釣,石城月。
19

《眼兒媚·潘郎心老不成春》

潘郎心老不成春。風味隔花塵。簾波浸筍,窗紗分柳,還過天津。近時無覓湘云處,不記是行人。樓高望遠,應將秦鏡,多照施顰。
20

《眼兒媚·兒家七十二鴛鴦》

兒家七十二鴛鴦。珠佩鎖瑤箱。期花等月,秦臺吹玉,賈袖傳香。十年白玉堂前見,直是翦柔腸。將愁去也,不成今世,終誤王昌。
分頁導航關閉
關于作者

史達祖

史達祖(1163~1220?),字邦卿,號梅溪,汴(河南開封)人,南宋婉約派重要詞人,風格工巧,推動宋詞走向基本定型。一生未中第,早年任過幕僚。韓侂胄當國時,他是最親信的堂吏,負責撰擬文書。韓北伐失敗后,受黥刑,死于困頓。

史達祖的詞以詠物為長,其中不乏身世之感。他還在寧宗朝北行使金,這一部分的北行詞,充滿了沉痛的家國之感。今傳有《梅溪詞》。存詞112首。代表作《雙雙燕·詠燕》,風格工巧綺麗,讓人看出在一個飽受折磨的外表之下是一個靈動輕盈的靈魂。
年代
收錄作品
頂部
电竞竞猜app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